加里•哈默:商业的本质是什么?

2019-01-30 09: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我们期待一种更善良、更温和的商业秩序——不仅仅把我们当作“消费者”,而是理解消费最大化与生活质量最大化的区别,不通过牺牲未来来换取现在的幸福,对我们所在的星球怀有敬畏之心,其目的是减少世界的不平等,而不是从中攫取利益。

  我是商业的信仰者,也是实践者。我相信最好的经济系统对企业家精神和冒险精神一定会有助益,相信它可以将客户选择最大化,由市场分配稀缺的资源,尽量减少政策层面给商业活动造成的负担。然而若真的存在促进商业繁荣的更好办法,我到目前为止却没有见到——你也没有。

  那么,为什么商业实践中有如此多的问题?为什么在发达国家,大多数消费者都怀疑股份制公司是否真的对社会有益?为什么企业领袖被认为在道德上不如记者甚至律师?为什么在电影里CEO们总被塑造成恶棍而不是英雄?为什么大家天然地认为大公司会做坏事,如破坏环境、剥削员工、误导消费者,等等?

  对这种情况,有人将之归咎于华尔街。2009年3月,英国《金融时报》宣称:“摧毁了人们对自由市场理念的信心,而这一思想体系已统治西方整整十年。”那些竭力控制次贷危机蔓延的中央银行的银行家们,甚至担心资本主义是否能撑过这次危机。观点偏激的记者和哗众取宠的政客扬言,至少有必要创造一种新的商业秩序——企业领袖要臣服于国家,权威的政策制定者应对混乱的市场进行管控。

  虽然我们不能低估那些爱冒险的金融家所具有的破坏力,但真正威胁商业体系的并不是肆无忌惮的金融手段。利益相关者对商业在未来社会所起的作用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但企业领袖没有能力(或不愿意)面对这种变化。近年来,消费者和民众对隐性合同越来越不满,而合同是用来制约社会最有力的经济体(大型工业化公司)的权利和责任的。对很多人来说,这种合同是单方的——对CEO和股东来说适合,但对其他人并非如此。

  你并不是非要读Adbusters(加拿大一家非营利性的、为保护环境而反对消费主义的组织出版的双月刊杂志)或者成为绿色和平组织的付费会员才能了解大型企业的获利方是谁。当提到“自由市场”,有很多东西值得怀疑:食品业长期非法地使用反式脂肪酸;默克公司否认关节炎止痛药Vioxx的副作用;Facebook明显漠视消费者的隐私;BP公司对环境问题的不尊重令人震惊;令人厌恶的产品广告每天夸大其辞,售后却只会推卸责任。

  如果世上的人们对商业都失去了信心,那是因为多年来商业辜负了大家的信任。从这种意义上讲,商业或企业家面临的威胁更加真实、更加严重,其严重性超过了过度举债的银行家所造成的影响。所谓真实是指,威胁并不是来源于火箭制造专家制定的疯狂方案,而是来自普通人缓慢地逐渐积累的沮丧和焦虑;而严重则是指,问题是真实存在的——体现了世界观的基本偏移,这不能轻易解决,也无法通过宣传和抚慰人心的广告而削弱。

  毫无疑问的是,迄今为止,当前的商业体系没有对手。就如同制一样,除了某些好处之外它糟糕透顶——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尽一分力让它变得更好。如果我们不这么做,那么商业在承担责任方面的短视造成的不满会使人们转而大胆地认为,企业家应该听从某些人的主张,积极废除市场中“看不见的手”而倒向国家铁腕。

  我认为,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结果。虽然为市场穿上政策的紧身衣会防止我们受市场混乱之苦,但也剥夺了我们享受市场带来的收益的权利。因此,我们希望企业领袖能正面这一现实:期望中的一场不可逆转的即将到来。

  我相信,虽然很多企业领袖不愿意承认,但上百万消费者和普通大众都已经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在过去100年间,推动“现代”经济前进的传统生产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就像一台破烂不堪的机器被铁丝和胶带勉强捆住,工作效率极其低下,还在吞云吐雾地冒着毒气。

  一个多世纪前,有人发明了这个吱呀作响、原始笨拙的机器。虽然我们心怀感激,可当这个庞然大物终于被搬到废料场,被更为先进的设备取代时,我们还是十分欣喜。

  我们知道未来并不是通过对过去的推断而来。作为工业的子孙,我们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不加控制地追求更多,只能导致不可持续的状况发生,而且最终得不偿失。我们的星球、我们的安全、内心的平静以及我们的灵魂都渴求某种更佳的发展模式,那是一种不同的模式。

  因此,我们期待一种更善良、更温和的商业秩序——不仅仅把我们当作“消费者”,而是理解消费最大化与生活质量最大化的区别,不通过牺牲未来来换取现在的幸福,对我们所在的星球怀有敬畏之心,其目的是减少世界的不平等,而不是从中攫取利益。

  是什么阻碍了我们创造一个有良心、有责任感、可持续的商业秩序?实际上,长期来看,这种机制才是符合我们生存需求的。

  我认为,其原因在于一整套根深蒂固的理念,关于商业的目的、服务的对象,以及商业如何创造价值的理念。许多理念几乎已成为权威的教义,至少很多商学院毕业生或曾在全球排名前1 000的公司中任职几十年的人都这样认为。然而,我们如今所处的商业时代,诸多基本信条都需要重新审视。

  ▶企业领导者只对他们行为所造成的短期影响负责(而不是对他们一意孤行追求增长和利润所造成的第二级、第后果负责)。

  ▶利用消费者的无知或通过限制消费者的选择来赚取利润被认为是合法的。客户只关心产品的性能和价格(而不关心产品在生产和销售过程中产生的正面价值或负面危害)。

  ▶当客户被忽视、操纵、蒙蔽、愚弄、欺骗时,他们会选择私下处理怨气(而不是和其他受害者共同结成联盟在公众场合反击伤害他们的企业)。

  ▶公司可以通过市场力量或政府杠杆来阻止破坏自身利益的科技成果或阻挡新兴的、非传统型竞争对手。

  ▶与商业相关的概念是竞争优势、聚焦、差异化、优越性、卓越(而不是爱、喜悦、荣耀、美、正义)。

  以上这些理念真正地威胁到了当前的商业体系。自从通用汽车的前董事长查尔斯·威尔逊宣称“对通用有利的就对美国有利”,过去的75年里这些理念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且站不住脚,显得十分自恋和任性妄为。

  我可能属于当前商业体系的热情支持者,但我同时明白个体享有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这是企业所不拥有的。社会可以向企业提出任何要求。当然,作为消费者和公民,我们必须认识到公司不可能医治所有的社会疾病或提供所有形式的社会福利。必须承认,管制严格的体制可使我们免遭商业之恶,但也会使我们无法享受其带来的益处。

  企业领袖需要明白,当今他们所面临的选择和所有青少年要面对的困难是一样的——要么带着责任感上路,要么失去驾驶资格。

  以上是您在捧起这本书时需要了解的基本内容,但这本书的作者乌麦尔·哈克论述得更加详细,比我介绍的要深入得多。他提出了诸多新的理念,这将替代工业时代短视又局限的假设;他提炼出大量珍贵的商业案例,让我们了解到很多企业已经开始接受新型商业体系的挑战。他以足够的热诚与智慧为我们上了完美的一课:在注重社会责任的新时代,一种既能赚取利润又能兼顾社会影响力的商业模式是可能实现的。本书不仅是一种新商业文明的宣言,也是创建21世纪新型企业的蓝本:客户拥戴、同行艳羡,同时也将赢得所有关注这个星球未来的人们的尊重。